梅原洗衣液

嘻嘻。

《温柔的路途》


       “……让他醉一回,让他享受不现实的滋味,他才能安然地放自己回到生活中去。”

       “你现在是醉着的吗,万尼亚?”

       伊万半个身子陷在柔软的沙发里,闭着眼捧着酒瓶,手指有意无意间叩击瓶身,笑着说:“我可是永远都不会醉的哦。”


       王耀俯下身子看伊万,手掌轻轻附上他的额发,对方睁开眼一脸温驯。

       伊万有浓密而分明的睫毛,像是沉睡的琴弦,当它们颤动时,就是一首无声的、可用视觉捕捉的乐章。而那片烟紫色的海在阳光下潋滟:他的眼睛这样冷。

       “好看吗?”这雪国的青年问。

       王耀对这种直白早就习惯,含着笑点头,便看见眼前的青年眨了下眼睛,那片海漾起笑的波纹,他说:“这可真是让我高兴。”

       伊万并不是怎样在意自己的容貌,然而这个世界有数亿张面孔,他很高兴王耀选择了自己这张来触摸。

       他又重复一遍:“王耀,这叫我十分高兴。”

       王耀看着伊万,心想正是这唇齿吐露出无数令人欣喜,无数令人爱上的话,他斟酌着说:“伊万,你的嘴唇就像……”

       像什么呢?

       他不是第一次被提及嘴唇,正如弗朗西斯说:“万尼亚,如果你能够不说伤人的话,我相信会有许多人愿意亲吻它。”

       或者像阿尔弗雷德说的那样:“它总是能让我产生一拳打上去的冲动。”

       它可能是无情的,谐谑的,寒冷的天气使它显得有些苍白,这昭示着他的主人并没有倾注太多深情于其上。可是对于王耀来说,它像什么呢。

       伊万挑眉以示兴趣,王耀接着说:“就像一条路。”

       “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比方——你是说它单调平板又无趣吗?”

       “不当然不是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王耀想到了很多事,“说你太直白啦!像路一样,任何话都不加矫饰地经过这里。”

       “世界上这么多玩弄言辞的人,说真话的人对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太残忍啦……”

       王耀将手从伊万的额头移至嘴唇,碰到之后又收回手:“可它真是世界上最温柔的路途。”

       “哈哈……你想来这条路上走走吗?”伊万轻轻笑出声,将酒瓶搁在面前的茶几上,顺势搂住王耀将他拉近。伊万握着王耀的手腕按在自己身侧,靠在王耀颈肩处,宛如一只睡鸽:

       “不过有句话我说错了,我现在感觉有些醉啦。”

       然而伊万细细地想了一回,突然道:“那么你的嘴岂不是像保险柜?你刚刚直接对我说你爱我不行么?”

       王耀对着伊万头顶有些凌乱的发吹气,看着发丝飘起又落下,心情更明亮了:“这可太为难我了,不过,我可以换个玻璃的保险柜。”

       伊万简直要求饶了:“这比什么都不让我知道更折磨人呢!”他收拢了臂膀,将王耀抱得更紧些,有些赌气又有些炫耀意味地说:“但我总能找到钥匙的。”

       王耀感到那柔软的琴弦缓缓扫过脖子,那举世无双的,温柔的路途由此攀升,最终停留在自己唇边,心中无奈地像:“是的,他总能找到。”这个世界上都不存在锁了。

       然而伊万只是单纯地贴上而没有深入,声音因为伸展的空间变小显得含糊不清,可是只要王耀能明白便足够了:“对我来说,这才是最温柔的路途——它允许我停留……或许我可以更进一步?”

       是的,是的,你可以。王耀肯定了内心的想法:世界上真的是再也没有锁了。

       只剩下路,在彼此世界里都显得可贵的,唯一的路途相互靠近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给一川霸霸的♡♡♡♡♡♡♡

评论(4)

热度(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