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原洗衣液

嘻嘻。

你你



错别字和语法疏漏请告知我修改,感恩♥



★惯例傻白甜。



★这篇原标题叫做《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》



★乱七八糟的玩意儿。


★非常感谢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      “银河铁道!”伊万拉着王耀跑到这高耸的桥型铁道旁,示意他看铁轨入口处的车厢。
       王耀点头:“我当然知道这是银行铁道,你今早刚刚跟我介绍过,但,它不是废弃很久了吗?以及,这个车厢是哪儿来的?”
       伊万耸耸肩,表示不要在意这些小问题,转到王耀背后,推着王耀进入车厢,并且在这个可爱的异世界人面前,沐浴着对方不可思议的目光,使这节本无法发动的车厢驶入轨道。

       “好吧,”王耀说,“我还不太了解这个世界,你总有办法让我吃惊的。”
       银河铁道上的涂料使它散发着柔和的光,车厢里没有灯,却很明亮,伊万告诉王耀,他们要驶向桥的中央,王耀望着长长的轨道,感受了一下车厢缓慢前行的速度,便坐下翻看旅游手券。

       回忆着这几天的旅程,王耀来到这个世界有一周了,但这儿其实和他的世界差不多,比如天都是蓝的,彩虹都是七色的,当地居民的长相也无二致。

       旅游券上标明了他们旅游社贴心附赠了一个专属导游。当然,既然是“赠品”,也不可能是个多么专业的导游,不如说是个陪玩的。对方是个语言学在读大学生,就是眼前这位拉着王耀坐轨道列车的,伊万·布拉金斯基先生,专门研究如王耀一样来自异世界的人们的语言。这对王耀来说已经很让他满意了:至少交流上没有问题,至少对方长得很合他的审美。

       伊万轻轻拍打车窗,引起了王耀的注意,随即王耀便看到车窗外跳动着的小光点,一跃一跃地触碰着窗玻璃,伊万拉开窗户放它们进来。这时,王耀才意识到这些都是有生命的小东西,会发光这一点和萤火虫很像,然而它们却的的确确只是一团光而已,有一只跃上王耀手掌中,凉凉的,十分柔软,他忍不住捏了一把,小光团抖动了一下,发出细弱又短促的惊呼:“啾!”

       伊万在一旁握着一把团子,解释道:“他们叫‘塔塔’,我们的语言里,就是光芒和兔子的意思*,由于一些古老的传说,它们同时代表着神明的庇佑。”

       王耀失笑道:

       “我自从来到这个世界,似乎就总是碰见与神明相关的事情。”

       这个世界最大的不可思议之处,就是拥有神明。

       经过近百年的探索,双方跨界旅游的事情已经稀松平常了。官方旅游指南上说,有三位神明守护着这个世界,时常出现的是一位白裙的女神,她会对青睐的人施予亲吻。按照当地的规矩,见证了这一仪式的人们都要赠送礼物给那位幸运儿。

       星赤日到来的王耀,还处在“被女神亲吻了”的震惊中,却已经被一拥而上的热情居民们塞上了一堆红色包装的礼物,深深浅浅的红色堆了满怀,使王耀不得不联系预定的酒店安排车辆接送。在车内他细细翻看这些礼物时,发现了一张免费旅游券。

       此时王耀一手捏着塔塔,一手拈着旅游券在伊万眼前甩了甩,调侃道:“感谢神明?”




       伊万点头:“感谢神明。”





       由于王耀到达的是当界最知名的旅游城市,上古时期的战争遗址坐落此地,使得这个城市不仅仅是异世界的人,本界居民同样会来旅游,此地一直十分繁华,旅游事业更是火爆非常。于是,王耀收到旅游票券也不足为奇,只是对于这个导游,却有些无奈,因为对方完完全全是个学生的心性。

       就在今天早上,伊万挠着门叫醒王耀,尚存一丝睡意的王耀在近半个小时的车程中被颠簸到清醒无比,接着他被伊万半推半拉着来到了郊野银河铁道废址处,看着对方兴致勃勃地介绍:“这个这个!七百六十二年前的桥型铁道‘银河’,当时的主要交通线就在这儿!虽然现在已经废弃了,但是这个铁道仍然承载着人们的情怀,传说中,坐上它,到达顶端,就是离神明最近的地方,因为神明是无数的星光凝聚而成的……”

       “但是,请问一下,伊万·布拉金斯基先生,”王耀按了按额角,“我们经过了一段十分不美好的车程,来到了这个……这个银河铁道旁,好吧,我能想见它在当年一定非常壮观,但,前提是,我是一个对于这段历史没有任何感知的外来人,我是说,任何。我对这个世界一知半解,所以我完完全全没有一点点关于它的情怀,您带我来,问过我的意见了吗?”

       “我不管,我是导游,听我的!”

       王耀抬手作投降状:“好吧,听你的。”

       银河铁道已经被封锁了,它实在太衰老了,一年前已经有了拆除的计划,如今已经不允许闲杂人等出入。伊万耸耸肩,带着王耀去甜筒大街。



       “甜筒大街当然不只是甜筒。”

       伊万给了王耀一支白紫相间的双色甜筒,味道尝起来像紫芋和香草,王耀说:“你也没有问过我的口味?好吧,你请客,你说了算。”

       伊万有些着急了,“你先别急着吃呀,”一只手拿着甜筒,另一只手攥着王耀的直向北走,他们在银河铁道来回的长途上耽搁太久,到达大街已是傍晚,没有什么游人,他们一直走到路的尽头,王耀渐渐瞪大了双眼。

       路尽头是个半圆形的观景台,隔着一条金沙流动般的河流,对面是一座巍峨的神殿——哪怕它残破不堪。

       伊万轻轻抽走王耀手中的甜筒,将自己完好的那一支给他,从背后搂住王耀,下巴搁在这个异世界来客的肩膀上,握住手腕,示意他抬起甜筒置于眼前,“眯起眼睛,”这个男孩儿柔声说,“你看。”
       轻微调整角度后,甜筒上回旋的冰激凌部分与神殿塔顶残破的部分重合起来,构成了一座完整的建筑,伊万有些遗憾的举起另一支甜筒:“不吃掉的话,那边的神殿,也可以补完了。在神话里,时机到来时,神殿会自己修补完全,每一座神殿都代表一个神明,现在只剩这一座,当它重现辉煌时,就是那位神明重登神坛之时了……”

       “甜筒大街……是由此得名的吗?”

       微微的笑声就在耳边响起:“是呀……甜筒大街可不只是甜筒,我早说过的。”

       王耀眯起眼睛端详了一会儿,觉得身旁的人实在奇妙,他觉得,哪怕神殿是破损的,这个男孩儿也真的像神明一样,给了他许许多多不曾见识过的旅途体验。

       基于此事,王耀决定行程一切听伊万安排,所以哪怕他对伊万从哪儿弄来车厢,为什么没有人来拦住伊万这些问题有着五分的困惑五分的担忧,也对伊万有着十分的信任。




       让人惊异的是,年久失修的铁道稳稳支撑着老式都箱车,送他们去往那个传说中,可以触碰到神明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他们一直坐到了桥的顶端才停下,伊万把两侧车壁的窗户拉开地愈加大,夜间的凉风穿透,也带来了更多“塔塔”,簇拥在王耀脚边,王耀捧着几只在手心看向伊万时,对方正拉开了最后一扇窗,示意王耀看向窗外。

       车外的夜色愈加浓重,墨蓝转变为深黑,正在王耀感到十分莫名的时候,天幕之上渐次亮起了星点,然后越来越多,越来越密地聚拢起来,宛如天鹅绒布上被洒满了细碎的钻石。

       这些星屑不断地流动,蜿蜒成一条长河的形状,“真像是银河啊……”王耀说,“银河铁道,还有神明,天……”

       漫天的河水向着远方流淌,淌进了莫可名状的天空之后的黑洞中,消散无影,然而片刻之后,无数的星辰,无数的光屑,无数的碎片喷薄而出,泉涌不止在最初的几次全力喷发后,星光涂满了天空,熠熠生辉。还有一些,便像瓶中水一般倾泻而下。

       伊万解释道:“数亿年前的一次爆炸,使得世界终于有了星空。”

       星星们闪烁着冰蓝色的光芒,而看着它们的这位异世界旅人,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安详,在他的注视下,星星们在跃动,冰蓝转而为金黄,为深红,为浅紫,为纯白。

       天渐渐亮起来,有灿烂的朝霞,一会儿又布上了乌云,伴着雨滴,随即晴,转而阴,昼夜轮替,阴晴冷暖,春和景明,流金铄石,虹销雨霁,雪虐风饕就在王耀眼前,这块天的舞台上飞速的上演着,转换着。

       最后归于一片永恒宁静的夜。

       “冰河的时期,火山的时期,瘴气的时期,再到如今……没有一天是重样儿的。
       “我见过的所有天空的样子,我都想给你看。”伊万缓声道,“你想近点看看它们吗,我是说,那些星星?”

       王耀手中欢腾的塔塔已经给出了答案。伊万伸出手轻轻一招,便仿佛是牵上了一条无形的线,线的一段被他攥着,一段系着天空的一角。

       伊万拂去塔塔,抬起王耀的手,将细绳缠绕在王耀的手腕上,明明什么都看不见,王耀却感受到了一丝冰凉的触感,不刺骨,却时刻告诉着王耀,他缠着一根牵引星辰的线。

       王耀想起傍晚时分伊万握住了自己的手,此时冰冰凉凉的触感却让王耀感到手腕一阵发烫,他猛地抬头看向伊万。

       伊万只是笑。他拈住那根无形之物向身边扯动,流质的星光便乖巧地流向他们了,在这不断的流动中,星星点点的光芒终于让王耀看见了绳子的模样,只有发丝那般的粗细望不见尽头,只有光斑从那头涌来,渐渐的,王耀看见了伊万手中牵连的丝线,最后连接着自己。

       这其实是一根透明的管道,这个世界的星星太小了,通过一根这样细的管道就可以到达伊万身旁,管道的出口处对着王耀掌心,他拢着双手,如掬一捧清泉。

       一开始只是些切切查查的声响,随着越多的星星的到来,这声响便越大,不是单纯的吵嚷,而是一支用未知语言唱出的歌谣。

       伊万拨动了一下细绳,星星的歌声陡然高升,使得围观的一众塔塔都发出“呀”的呼声。他说:

       “远古时期的星星是会唱歌的。

       “当星星们遇上了自己爱着的人,便会对那个人唱情歌,星星是很敏感的生物,它们越唱越感伤,因为星星没法与所爱的人在一起,最后就会消亡,落到了人间……”

       伊万指了指地面的光团们:“就变成了塔塔。”

       “后来,星星们约定,哪怕对那个有再深的爱意,也不可以说出来,不可以唱歌,否则……”

       王耀好奇:“就会被打下天庭吗?像是我们那儿的神话故事。”

       伊万意外地看了王耀一眼:“这么可怕?它们才不会这样儿,它们只会祝福,看不到未来却仍然愿意为了一切美好的情感而歌唱的,都是好家伙……它们是应该被祝福的。”

       王耀仔细地听了一会儿,发现自己临阵磨枪学习的语言没有任何用处,他还是听不懂这个世界的话,只有一个字记得格外清楚:“它们在说‘ni’……这个字的发音和我家那儿是一样的,‘你’,然后怎样?它们在唱什么?”

       “不知道。”伊万面不改色地说着谎,不过王耀也没有一定要知道歌词意思的必要,他只是随口问了一句,并不要求什么答案,他只是突然想和伊万说些什么,于是他问:

       “可是,不是已经约定了不再唱歌么?为什么又唱起来?我不太懂你们这个世界啊……难道你用的是什么我不知道的高科技吗……”

       星辉灿烂的夜空,伊万没有应答,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是甜筒大街的神殿,王耀觉得或许是看久了星星而有些眼花,否则,他怎么看见神殿周身笼罩着光芒,破损处更是金光闪烁呢?

       伊万轻轻地问:“你觉得,像我给你买的那支甜筒一样,神殿的屋顶,做成白色和紫色,好不好?”

       歌声停止了,星星从王耀的手中抽离,列车驶下桥梁,这片沉默的氛围中,王耀想到这些天来,伊万和自己说过的话。

       “铁道顶端可以接触到神。”

       “神明是无数星星变成的。”

       “星星却无法和那个人在一起。”

       “它们会唱歌的。”

       车厢落地了,天空之中那些星星存在的痕迹已经无处可寻,塔塔也不见了,“神殿复原的时候,神明就会归位啦。”

       但是更多的话,伊万却没有告诉王耀,他只是用星星唱了歌,究竟唱了什么,那些他想告诉王耀的:“你……”什么的,也终究没有解释。

       被神殿光芒吸引着的、欢呼着的人们。在神殿上空,远远朝伊万凝视的女神冬妮娅与娜塔莎。完好的城堡。巍峨的高山。日出。光。

       “这么多年……只有这一次,只有你……”王耀听见伊万低声的呢喃,“我……很抱歉……”

       然而他们都说不出为什么这个时刻,需要一个抱歉。

       王耀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去的,也许又是这个男孩儿,这个神明的一点点小法术,让他做了一个格外真实的梦而已。他什么都做不了,也没有什么必须去做的理由,甚至,一个神明,陪伴他度过了一场难忘的旅行这件事,完全可以当作绝妙的谈资,在王耀今后几十年的人生之中多次提及,但王耀只想沉默,唯有沉默。

       横亘在二人的分别之中的,唯有沉默。以无言的时光来祝福这颗勇敢的星星吧。

       感谢神明,是的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*光明与兔子:是我瞎扯的,灵感来自于俄罗斯诗歌《马扎伊爷爷与兔子》,俄语中“兔子”与“光斑”谐音。


其实挺潦草的,以后找个时间修改完吧,么么哒♥

评论(8)

热度(21)